心理学与生活:焦虑障碍

时间:2016-10-28 编辑:瑞莹‍ 手机版

  焦虑障碍是指对于一些人来说,焦虑成了一个问题,干扰了他们有效地处理日常生活的能力或使他们失去了享受生活的乐趣。心理学与生活:焦虑障碍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焦虑障碍

  每个人都会在一定的生活情形下体会到焦虑或恐惧。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说,焦虑成了一个问题,干扰了他们有效地处理日常生活的能力或使他们失去了享受生活的乐趣。据统计,将近25%的成年人曾经在某段时间经历过不同焦虑障碍(anxiety disorders)的特殊症状,尽管在这些障碍中焦虑都起到一个关键作用,但这些障碍在焦虑被体验到的程度、焦虑的严重程度,以及诱发产生焦虑的情境上有所不同。我们将回顾五种主要的类型:广泛性焦虑症、惊恐障碍、恐怖症、强迫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

  广泛性焦虑症

  当一个人在至少6个月以上的日子里感到焦虑或担心,但却不是由于受到特定的危险所威胁,临床专家们就将其诊断为广泛性焦虑症(generalized anxiety disorder)。焦虑通常集中于特定的生活环境,比如对于爱人的经济状况或者身体健康的不现实的担忧。焦虑的表达途径——特定的症状——因人而异,但是为了做出广泛性焦虑症的诊断,病人还应当表现出至少三项其他的症状,例如肌肉紧张,容易疲倦,坐立不安,思想难以集中,易激惹或睡眠障碍。

  广泛性焦虑症会造成功能的缺损,因为病人的担心不能被控制或搁置一旁。由于病人的注意焦点在焦虑的来源,他不能够充分专注于他的社会和工作责任。这些困难又被与这种障碍相关的躯体症状所加重,使情况更加复杂。

  惊恐障碍

  与广泛性焦虑症中持续出现的焦虑相对照,惊恐障碍(panic disorder)的病人体验到的是一种无预期的严重的惊恐发作,可能只持续几分钟。这种发作一开始的感觉是强烈的焦虑、恐惧或惊慌,伴随着这些感觉的是一些焦虑的躯体症状,包括自主神经系统的高兴奋性(如心率加快)、眩晕、头晕或窒息感。这种发作是无从预期的,因为它不是由情境中的某些具体事情导致的。

  以下是对一次惊恐发作的描述,它可以帮助读者理解惊恐病人通常体验到惊恐的程度。

  噢,我不行了,我得不到帮助,没人能理解我的感受。这种感觉从头到脚把我淹没了。我厌恶这种感觉,我非常害怕,我感觉我快要死了。

  当一个人反复出现无预期的惊恐发作,并且开始持续地担心再次发作的可能性时,惊恐障碍的诊断就成立了。

  在DSM-IV-TR中,惊恐障碍必须被诊断为伴有或不伴广场恐怖的惊恐障碍。广场恐怖症(agoraphobia)是一种对在公众场所或者开阔地方停留的极端恐惧,因为要逃离这种地方是不可能的或者是令人感到尴尬的。有广场恐怖的人通常害怕拥挤的房间、商场、公共汽车和高速公路。他们常常害怕,如果他们离开家里会遇到什么可能得不到帮助的或者令自己十分尴尬的困难,比如膀胱失禁或惊恐发作。这些恐惧剥夺了病人的自由。在极端的例子中,他们会把自己囚禁在家中。

  恐怖症

  恐惧(fear)是一种对于客观确认的外部危险的理性反应(例如家里着了火或者行凶抢劫),这种情绪能促使逃跑或发起以自我防御为目的的攻击。相形之下,恐怖症(phobias)的病人持续地和非理性地害怕某一特定物体、活动或者情境,这种恐惧相对于实际的威胁来说是夸大的和非理性的。

  很多人都会对蜘蛛或蛇感到不安(或者甚至对多项选项题)。这种轻微的恐惧并不妨碍他们进行日常生活的活动。而恐怖症病人的恐惧干扰了他们的适应,导致显著的痛苦,限制了指向目标的必要活动。即使是一种非常特定,显然是局限的恐怖症也可以对一个人的生活有重大影响。DSM-IV-TR定义了两类恐怖症:社交恐怖症和特殊恐怖症。

  社交恐怖症(social phobia)是个人对可被他人观察到的公众场合,预先感到的一种持久的、非理性的恐惧。一个有社交恐怖的人害怕他自己会做出令人难堪的举止。这个人意识到了这种恐惧其实是多余的,没有理由的,但还是被恐惧所控制要躲避那些可能有公众监视的场合。社交恐怖常常涉及一种自我预言的效应(self-fulfilling prophecy)。一个人可能很害怕别人的审视和拒绝以至于造成过度焦虑,影响了自己的表现。即使社交恐怖症患者在社交场合表现得很成功,他们也不会认为成功的确是反映了他们自己的长处。在美国成人中,13.3%的人经历过社交恐怖。

  特殊恐怖症(specific phobia)发生于对几种特殊类型的物体或情境做出反应时,如表所示。特殊恐怖症可以进一步分成几个类别。比如,动物型特殊恐怖症患者可能会害怕蜘蛛。恐惧反应是由于特定物体或情境出现或对其出现的预期引起的。研究表明,美国成人中11.3%曾经体验过一种特定的恐怖。

  强迫症

  一些焦虑障碍的患者无法摆脱特定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大约在一年以前,17岁的吉姆还是个正常的青年人,才华横溢,兴趣广泛。然后,一夜之间,他变成了一个孤独的旁观者,被他的心理残疾隔绝于社交生活之外。具体来说,他形成了一种强迫性的洗涤。由于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想法:他是脏的——尽管他的理性告诉他事实并不是这样的——他开始花大量的时间来洗掉自己相像的污秽。开始,他的仪式化洗涤只在周末或者晚上,但不久就占到他所有的时间,迫使他不得不退了学。

  吉姆所患的是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估计美国成年人中大约2.5%在一生中的某一段时间内曾经受到过这种病的影响。强迫观念是思维、意象或冲动(正如吉姆相信他自己不干净)反复出现或持续作用,尽管个人要努力抑制这些观念。强迫观念是对意识的一种外来的侵入的体验,它们听起来全无意义或令人讨厌,而且对于正在经历着的人它们也是难以接受的。你可能有过轻微的强迫观念的体验,比如,有时会冒出一些小的担心“我是不是真的锁了门?”或者“我是不是关了烤箱”。强迫症患者的强迫思想更加有不可抵抗性,引起更多的痛苦,而且可能干扰他们的社交和生活能力。

  强迫行为是指重复的、目的性的动作(例如吉姆的洗涤),根据特定的原则或仪式化方式对于某种强迫观念进行反应。做出强迫行为是为了减少或预防与某些可怕的情境相联系的不适感,但是其本身或者不合理,或者显而易见的多余。典型的强迫行为包括不可抵抗的清洁行为、检查灯或电器是否关好、点数物体或财产。

  至少在一开始,强迫症病人是抵制执行他们的强迫行为的。当他们平静下来之后,他们把自己的强迫行为看作是毫无意义的。但当焦虑来袭时,用来释放紧张,仪式化的强迫行为的力量,似乎是不可抵挡的。有心理问题的人体验的痛苦当中的一部分,是由于他们认识到强迫观念的非理性或多余的性质,但没有能力消除这些观念所导致的挫败感。

本文已影响
心理学与生活:焦虑障碍相关推荐